所谓教养 , 就是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 - 狸窝

转发到朋友圈领红包
  随便看看  -  群组  -  手机  -   微信好文章分享

用户有问题有需求, 我们来尽量想办法

    ㊣狸窝用户:5780344 位   用户排行

    免费软件 免费咨询,升级VIP会员支持狸窝发展,体验更多狸窝产品 现在升级>>

南京婚庆: 你们的产品很好 已升级vip!

乔乔: 刚升级10年会员,狸窝不错 刚完成小孩寒假作业是把视频转换视频.

爱情鸟KTV: 我要好学习狸窝宝典里的教程 我现在可以使用了吧付款198块大洋的套餐

昆山老刘: 我是一个快60的老头 以前用过你们的全能转化工具 最近支持下你们升级了贵宾 以后还请多多指导.

lwplmc: 给女朋友做了一个视频 有视频制作兴趣的朋友交流下 我是198元的用户.

青岛装饰: 狐窝老板 我是刚注册的永久会员 有空来青岛我请你喝酒.

五兄: 用狸窝好久了,觉得不错,刚升级vip,也支持下国产正版

罗伟: 感谢贵公司技术指导赠20元以答谢

天叔: 这么多年了,你真的很敬业,热情,认真。以前你也帮过我

繁华陌上开: 第一次接触狸窝,感觉非常好

......

阑珊anne
Anne
zhou_116
泉水
dianliang01
点量
530930595
梅子
小妖精
小徐
Fox_House
子淇
hr7512
①ぜ 詤唁
polly20060830
大海的怀抱
益往吾前
益往吾前

『 本站教程方案纯手工制作 通谷易懂 』

    所谓教养 , 就是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

    狸窝  复制  收藏  保存到桌面  快速找教程方案  反馈需求 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  在线客服   马上注册 升级VIP

    所谓教养 , 就是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


    我依然想从学问的角度来聊当下的中国 , 当下的中国越来越多元 , 它不再像60年代 、 70年代 、 80年代那样单一 , 更不像以往的那些年代那样 , 可以一眼看到一条准确的通道和整齐划一的时代情绪 。

    01

    有段时间 , 高晓松常和窦文涛见面 。

    每次见面 , 窦文涛都让高晓松非常“不爽” 。 高晓松不止一次批评窦文涛的生活方式 。 因为窦文涛的生活理念是“努力存钱 、 买房 、 过小日子” , 高晓松却推崇“诗和远方” , 去壮阔的世界里感受 。

    尤其是高晓松去了一趟北欧 , 更是觉得中国人毕生的追求——穿名牌 、 驾名车 、 住豪宅 , 然后送孩子读名校 , 根本与幸福是两回事 。

    所以高晓松每次见窦文涛都会说一句话:

    “你活得这么苦 , 就是因为老要买那个大房子 , 买那房子干吗? 你要去追寻自己的诗和远方 。 ”

    说的次数多了 , 窦文涛也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 , 可仔细琢磨后 , 他觉得诗和远方只能是高晓松的生活 , 却不太可能成为他自己的生活常态 。

    回首窦文涛的经历 , 90年代初 , 窦文涛从广州到香港谋生 , 在凤凰卫视主持节目 , 香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, 卖房子跟卖画似的 , 一尺一尺卖 。 他的租房生涯长达20多年 , 在香港 , 窦文涛每搬一次家 , 心就会碎一次 , 长期租房让他找不到家的感觉 。

    这样的经历 , 是从小住惯了大房子的高晓松老师无法体会的 。 所以高晓松老师可以向往诗和远方 , 爱上流浪 , 而租了20多年房的窦文涛老师却一心想着追求安定 , 想着眼前的苟且 。

    后来 , 窦文涛说了这样一句话:

    “生活就像一块布 , 各有其细致明艳的正面 , 也有粗糙暗淡的背面 。 高晓松再劝我追求诗和远方时 , 我都会默默想我们不一样 。 ”



    窦文涛和高晓松

    02

    窦文涛说的这件事 , 生活中其实并不少见 。 这两年 , 我发现一个现象很普遍:

    生活中 , 很多人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别人身上 , 不能接受别人与自己不一样 , 更不允许别人跟自己步调不一致 。

    就像有人喜欢文艺片 , 就认为漫威爆米花电影不值一提; 有人是古典乐迷 , 看现在市场上流行的音乐都是口水歌; 还有人崇尚诗和远方 , 就批评攒钱买房买车一族不懂生活……

    就连喝个豆腐脑 , 也有甜咸之争 。 吃甜的看不惯吃咸的 , 吃咸的也说吃甜的是“傻叉” , 最后两方谁也不让谁 , 甚至幼稚到要跟人干仗 , 在网上问候对方全家 。

    这样的事 , 实在是不胜枚举 。 大多数人 , 都是以自我为绝对中心 , 把自己信奉的价值观当成了绝对正确 , 只要不同意我的 , 就是错的:

    “你怎么会喜欢这个? ”

    “你这太不正常了 、 太低级了 、 太不好了 。

    “你的这些行为和思考方式都是不好的 , 看看我 , 我就不会像你那样 。 ”

    我们总是要求他人与我们一样 , 与其他人一样 , 我们总是想改变他人 , 与我们想象的 、 期望的一样 。 可接触的人越多 , 经历的事情越多 , 我越能体会到一个道理:

    一个人真正的成熟 , 其实不是懂得了多少大道理 , 而是理解更多小矛盾; 不是结交了多少相投的朋友 , 而是接纳了更多不合的人; 不是寻求你我所有东西都一致 , 而是懂得尊重彼此审美 、 价值观 、 人生观的诸多不同 。



    03

    我之所以说高晓松这个话题 , 就是想说轻易不要用自己的人生衡量他人的人生 。

    生活里 , 别人经历的人生和你经历的人生不同 , 别人的成长经历也和你不同 , 别人就会产生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态度 。 而当你用自己的价值观 , 去约束他人的价值观时 , 其实就是一次用自己价值观强暴他人的过程 , 试图重新修订他人的人生 , 这本身也许就是错的 。

    比如我们生活最常见的关于金钱的理解 。

    我的一些朋友常常因为一个人小气而与一个人轻易交绝 , 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他如此小气 , 我不愿意与他交朋友 , 趁早拉黑” 。 而反观我生活里一些思维成熟的人 , 反倒不会这样 。

    比如我一个朋友 , 按时下流行话说算是全中国真正TOP5 。 跟他在一起的朋友 , 多半都是经济弱于他的 , 很多次 , 一起出门 、 游玩 , 都是他在买单 。 而反观他的一些朋友中 , 似乎有一些朋友只是为了赚他便宜 。

    我有一次有意问他: “你明知道别人赚你便宜 , 你为什么还要包容他的小气 。 ”

    他的一句话把我点醒了 , 因为他说:

    你说的这些 , 我都明白 , 但小气本身不是什么大毛病 , 更涉及不了人格 , 如果涉及人格的低劣 , 品行的拙劣 , 我会选择躲着不见 。 而小气只是他个人的生活习惯 , 小气是很个人的行为 , 不应该拿到公开场合作为人性的审判 , 因为小气本身 , 是与人无害的 。

    那一刻 , 我觉得我差这个朋友很多 。 其实我俩最大的差别就是思维的深刻和对他人的包容 。 我们显然是过于主观了 , 轻易把他人的生活习惯 , 拉入到品行行列 , 然后进行道德审判 , 甚至因为这个习惯而与他人绝交 。

    而真正看懂的人 , 则把品行和个人生活习惯完全分开来看 。 这样 , 他也会少了一些生活中的愤怒 , 没有了愤怒 , 自然会广交朋友 , 人生路途也会越走越宽 。



    04

    还有关于性别和性取向 , 直到今天 , 这似乎一直被许多国人的鄙视 , 针对同性恋的取笑也是无处不在 , 我有一篇文章写到张国荣 , 结果就有一个读者留言:

    “明明 , 同性恋是反人类! ”



    我当时很愤怒 , 特别想请问那位读者:

    个体的身体选择如何能与整个人类对抗? 人类几十亿人 , 很少的同性恋选择难道就能让整个人类重新基因组合 , 让人类变成另外一个物种?

    我十分看不惯这个人的说话语气 , 他似乎不是一个人在说话 , 他说话时 , 仿佛强大的人类都站在他的身后 , 才让他如此狂妄 , 并对他人的人生有如此巨大的专制权利 。

    我敬佩的一位台湾作家唐诺先生 , 唐诺先生师承台湾著名作家朱西宁 。 唐诺先生妻子朱天心也是台湾作家 , 曾为台湾大导演杨德昌 、 侯孝贤做编剧 。

    90年代 , 台湾电影事业无比发达 , 杨德昌 、 侯孝贤均邀请夫妻二人转行电影 , 实现更大人生抱负 , 而夫妻二人不为所动 , 17年来醉心书斋 , 潜心学问 。 每早固定到咖啡馆读书 、 写作 , 17年不休息一天 , 被誉为“中国第一读书人” 。



    唐诺 、 朱天心夫妇

    他们的女儿谢海盟 , 也因家学渊源 。 20来岁就给侯孝贤导演做 《刺客聂隐娘》 编剧 。 可谢海盟少年 , 就强烈反对自己的女性性别 , 她与自己女性性别强烈对抗 , 每次当她走进女厕所 , 他就会觉得强烈的反感 , 来自身体 、 生理的厌恶 。 到青春发育期 , 甚至拿刀子划破自己的乳房 , 即使感染 , 自己也不接受治疗 。 用她话说:

    “她太厌恶了 , 乳房烂掉了 , 他就可以做男人了 。 ”

    前两年 , 谢海盟终于逃离性别挣扎 , 摘除了女性生理器官 。 可以说 , 在他成长时期 , 他与自己身体对抗长达二十年 , 这种对抗不单是他个人的 , 也是父母的 , 要知道唐诺 、 朱天心夫妇只有这一个女儿 , 当整个社会都在问唐诺先生如何看待 , 唐诺先生却说:

    海盟很勇敢 , 你永远不了解他内心经历过的一切 , 他很勇敢 。

    看到这里 , 我更敬佩唐诺先生 。 一个社会 , 就应该允许多样化存在 , 允许每个人身体的自由选择 。 尽管会难过 、 担心 , 但唐诺先生并没有用自己的权威去干涉孩子的选择 , 因为毕竟孩子终会独自面对自己的人生 。



    朱天心 、 唐诺夫妇和女儿谢海盟

    反观到了网上 , 我看到最多的评论都是“大陆有金星 , 台湾有海盟”这样的字眼 。 我一直对说这样话的人保有极度的厌恶 , 也很想质问这些人:

    请问别人做自己身体选择时 , 有没有干扰你的正常生活? 有没有偷盗 、 抢劫 、 杀人 、 偷税 、 漏税? 如果没有 , 那你就应该对他人的身体选择保持缄默 , 因为你无权评价他人的人生 。

    即便是唐诺先生 , 作为海盟的父亲 , 他也是选择尊重的态度和博大的父爱 。

    这两年 , 关于同性恋这个话题讨论很多 , 每一次都会有人说支持和反对 , 对我个人而言 , 我没有支持 , 也没有反对 。

    从人类诞生 , 就有同性恋的存在 。 同性恋本身就像喝水 、 吃饭 、 休息 、 散步 , 都是本能选择 , 我没有理由对他人身体本能持有支持的理由 , 这不是政治态度 , 也不是游行 、 法律改革 。 同样 , 我更没有资格反对 , 因为我的反对就是对他人人生蔑视 。

    要我说 , 关于同性恋这个话题 , 依然是整个社会包容心的问题 。 我的态度依然是: 只要个体选择与他人无害 , 我们就应该尊重他人与自己不一样的选择 。



    谢海盟

    05

    还有最近几年 , 整个互联网充斥着各种谩骂 , 辱骂 、 不理解 。

    而我不能对这一切保持隔岸观火的态度 , 更不能假装岁月静好 。 更多的时候 , 我看到两种阵营的谩骂 , 都缺少该有的客观 。 讲道理 、 拿证据 、 拿学问辩论值得提倡 , 但当骂声连天 , 你就会觉得不管你代表左 , 或是代表右 , 只要当争执的两端 , 有一端有一天握有权利 , 就会对另一方进行统治和独裁 。

    这一切 , 会让人不寒而栗 。

    比如在我家庭中 , 经常在我家饭桌上 , 会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争吵 , 我很难说赢我爸爸 , 我爸爸也很难说赢我 。

    但在前年 , 我突然明白 , 我没有经历过我爸爸的那个时代 , 进入90年代之后 , 作为那个时代的失落者 , 他眼中看到的更多是社会的混乱 , 贫富的不均衡 , 资源分配的混乱 , 所以他会赞同他眼中的时代 。

    而我作为喜欢西方文学的人 , 则会更倾向于一个时代要有克制的内心 、 既有野蛮生长的活力 , 也有学识护身的涵养 。 在这个问题上 , 我们不可能会争论出结果 , 除非我可以是他的爸爸 , 让他重新出生 , 然后送他接受新的教育 , 但这工程实在太大 , 不像硬盘格式化那么简单 , 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。

    既然人生态度 、 政治立场都是不同的 , 那么 , 维系我们父子关系的东西是什么? 我想是爱!

    一个社会也应该如此 , 持两派态度的人不可能轻易说服对方 , 因为出生年代 、 家庭 、 幼年读书 , 成年接受的教育都是不同的 。 你不能只骂一句“傻逼”“蠢货”就草草结束 。 因为也许当你正在骂他人傻逼的时候 , 他人也会因为挨了骂 , 从而更加愤怒 。

    但我想你依然可以去爱 。

    尤其当你有一天手握权力时 , 不要对不同观点的人拳打脚踢 , 不要对不同观点的人也骂“蠢货”“傻逼” , 更不要将这些人统统打压 , 你要允许别人和自己的不同 。

    所以我依然想从学问的角度来聊当下的中国 , 当下的中国越来越多元 , 它不再像60年代 、 70年代 、 80年代那样单一 , 更不像以往的那些年代那样 , 可以一眼看到一条准确的通道和整齐划一的时代情绪 。

    我们甚至很难用准确的一句话 , 或者两句话就可以概括中国一代人或几代人的价值选择 , 更难用一篇 、 两篇文章来讲述中国的多个触角 、 多种变化 , 但在这个变化之中 , 尽管我们会经历一种表达的无力 , 甚至会丧失表达欲 , 但并不妨碍我们作为观察者存在 。

    我们依然可以在丧失表达力时 , 不急于批判 , 不急于谩骂 , 我们依然可以尊重变化中的中国人的多种选择 。
        狸窝是帮助用户解决问题 提供教程解决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有使用我们自己开发的软件 也有网上找的工具 只要帮助用户解决问题就好!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教程方案写作老师比较辛苦 有时为了一个教程要试验测试好几天及连续加班多日, 而大家的赞赏是一种肯定和表扬 不在于多少|打赏随意|只要你开心, 更像征一种鞭策和鼓励!!!


所谓教养 , 就是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的评论